主管主办: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指导协办: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出品:湖北特别关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

法治导读:
盘点2021,谋划2022!基层院检察长向鄂州市院报告工作 麻城检察院办理首起检察机关支持起诉撤销监护权案 黄冈公安“利剑”出鞘直击长江流域非法采砂犯罪 蕲春:能动司法守护“少年的你” 团风县召开推进综治中心建设、“一村一辅警”暨平安稳定工作现场会 奋进密码“话”你知!鄂州市公检法青年干警对话业务专家 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成为“三角债”——嘉鱼公安民警介入处置化解劳资纠纷 八年“顽疾”一朝“治愈”——蕲春法院温情化解涉企纠纷侧记 监利法院:倾注真情办实事 倾力执行解民忧 公开听证化解矛盾,保障企业正常生产经营
购买鹦鹉当宠物,可能涉嫌犯罪!
2021-12-01 23:15:41 来源:楚天法治 点击: 0
  “我不该购买野生保护动物当宠物,还差点因此进牢房,从今以后我会加强法律知识学习,坚守法律底线,不触法律红线。”当检察官宣布相对不起诉决定时,犯罪嫌疑人江某当场认错悔过。
  2019年,江某为了个人观赏,通过某app找到在自家住宅驯养繁殖鹦鹉的卖家高某(另案处理),双方添加微信后,江某从高某那里选购鹦鹉。2019年3月和4月,江某共以2000元从高某那里购得两只和尚鹦鹉当做宠物饲养。由于江某粗心大意,两只鹦鹉先后于2019年11月、2020年6月逃逸。
  2020年12月,犯罪嫌疑人江某主动投案。经鉴定,在高某住宅处查获的野生动物(鸟类)其中179只为和尚鹦鹉(被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),属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。
  2021年9月,案件移送武穴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,办案检察官严格审查案件证据。经查,2019年,犯罪嫌疑人江某以观赏饲养为目的,非法收购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和尚鹦鹉两只,且造成野生动物逃逸后无法追回的后果。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,江某的行为构成危害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。
  那么又该如何确保罪责刑相适应?
  武穴市检察院参考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犯罪的指导意见》和相关案例的定罪量刑,从涉案动物是否系人工繁育、物种的濒危程度、人工繁育情况、是否列入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,以及行为手段、对野生动物资源的损害程度等情节考虑,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,确保刑责相当。
  办案检察官综合上述事实和参考意见认为,犯罪嫌疑人江某购买两只人工繁育的和尚鹦鹉用于观赏,并非以营利为目的,犯罪情节轻微,主观恶性较小,社会危险性低;江某犯罪后主动投案,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是自首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;认罪认罚,可以从宽处理。犯罪情节较轻,可以免于处罚。依照法律,武穴市人民检察院对江某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。
  近年来,饲养宠物已成为社会普遍现象,因养宠物而导致的刑事民事案件屡有发生。但是有些动物不是想养就能养,它可能来自野外或是野生种源人工繁育的后代,收买、饲养有可能触犯法律。饲养者应加强法律知识学习,合法合规饲养宠物。
  法条链接
  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〉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(七)》已于2021年2月2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32次会议、2021年2月26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三届检察委员会第六十三次会议通过,现予公布,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。
  确定危害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。(取消非法猎捕、杀害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、运输、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、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罪名。)
  (汤冰 张莎莎
相关推荐
电子杂志往期回顾

关注楚天法治微信公众号

}); }